美容化妆|护肤技巧|美发美甲|减肥瘦身-三竿推荐广告位招租,三竿美容化妆博客960-90广告位出租
√三杆3gan,美容护肤专业平台,分享美容美发美甲护肤真实案例和相关技巧资讯。
当前位置:三竿美容化妆 > 健康资讯 > 正文

12. 苦橙叶和尼古丁

时间:2020-09-03 11:26

    巫时迁想着小孩一个人出门在外,自己怎么着也得当一回长辈。
    其他的事情,淡出也好,说清楚也好,等苏曈回广州了再处理吧。
    “吃什么都可以吗?”一听到吃饭,苏曈的肚子很配合地响起一阵咕噜声,在密闭空间内很是明显。
    见她瞬间表情一僵,巫时迁不禁笑出声。
    哎,还是个孩子,是自己想得太复雜了,先带她这两天好好玩一下吧,也算给叶瑄有个交代了。
    “嗯,吃什么都可以,你那备忘录上有心水的餐厅吗?”巫时迁答道。
    苏曈把巫时迁的手机放回扶手箱,扶穩了一直搁在膝盖边的蛋糕盒:“我想吃海鲜大排档。”
    巫时迁倒是没料到她会选大排档。
    这两次见苏曈,小姑娘都穿得素雅文艺,从裙摆上每一条干净利落的百褶,到擦得锃亮的牛津小皮鞋,每一个细节看似简单,可无处不显示出苏曈平日生活习惯是多么一丝不苟。
    她怎么都不像是个会去吃街边大排档的主,她应该在洒满阳光的拐角咖啡馆里,翻着英文原著小说,享用着英式红茶和精美茶点。
    “之前你妈妈带你去吃过吗?去的哪一家?”巫时迁问。
   艾哈佛 高铁将这个沿海小城市的旅游业推上了高峰,地理优势使这里海鲜种类繁多、渔获极其丰富,各种档次的海鲜大排档更是遍地开花。
    苏曈摇头:“不记得了,只记得那家炒海瓜子特别好吃。”
    这个线索可太模糊了,没炒海瓜子的能称得上是海鲜大排档吗?
    巫时迁思考了几秒,说:“我带你去一家我经常去的吧,那家味道做得不错,不过环境就很一般,你ok吗?”
    “嗯嗯,我可以的,我做过功课,很多人说店铺环境越差的越好吃。”
    “行,那你休息一下吧,下高速后还得再走一段路,没那么快能到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苏曈确实累了,第一次一个人坐高铁她也不敢掉以轻心,将近四个小时的车程都保持着高度戒备心,后来还折腾车子的事还捣腾了那么久。
    悬了许久的心在见到巫时迁的那一刻已经轻飘飘地落了地,被裹进阳光晒透了的蓬松被子里,满心满怀都是安心的味道。
    巫时迁的车内没有用额外的扩香,阖上眼的苏曈能将鼻腔里嗅到的气味拆分开来仔细分析,是淡淡的皂香和烟草混合的味道。
    男人从浴室走出来时身上还弥蒙着蒸汽,她猜想应该是橙花气味的香皂,清爽干净里裹着一丝甜。
    香烟被轻衔于薄唇之间,借着打火机虚晃的火焰,苏曈看清楚了男人的脸。
    「巫老师……」她喃喃出声。鼻子美学
    「嗯,过来。」沙发上的男人有一半陷进黑暗里,漫起的烟雾模糊了他深眸里极强的攻击性。
    夹揉着橙花的话语,被包裹进湿润的烟草香气,一同飘至她面前。
    苏曈视线失去了焦距,只能跟随着气味往声源处走。
    那沙发就在斜前方不到五米遠,然而那朦胧不清的烟雾在她面前扭曲了空间,她怎么走都走不到巫时迁那儿,每往前走一步,那沙发就往后退几寸,黑暗也蚕食着仅存不多的光明。
    她急了,呼唤着男人的名字。
    我走不到你那里去,怎么办啊巫老师,她抹去眼角的泪水,声音像浸了一整晚薄荷水。
    迷茫无助的时候,有人抓住了她的小臂,将她猛拉到身旁。
    黑暗中苏曈听到自己的心跳如战鼓擂动,大脑被黏稠浆糊搅和得无法思考,男人的呼吸带着苦橙叶和尼古丁,手掌和胸膛都是温烫的,似是古巴海滩上吹来的热风。
    她就在浓烈且苦涩的气息里燃烧了起来,温度烫得她晕眩,在黑暗里她依然能看见男人眼里毕露的锋芒,她被苦甜交织的巨大漩涡裹得无法呼吸。
    「苏曈……」
    藏在锋芒之下的是星星点点的情欲,掩在清冷烟草烟雾之下的是性感轻佻的呢喃。
    黑影压下来的时候,苏曈阖上了微颤的眼皮。
    “……苏曈……”
&n洁尔阴 bsp;   “苏曈……我们到了。”
    苏曈睁开眼时,车子已经停穩在路边,车内音乐的音量十分微弱,冷气也没刚上车时那么强了。
    她还没从晕眩中完全清醒过来。
    玻璃斜上方亮起一盏街灯,街灯旁是一株比它还高的大树,粗枝密叶均被染上了橙黄,夜风轻轻拨弄起了树叶。
    有细蚊在昏黄光晕内飞舞冲撞,无规律的飞行路线在苏曈瞳孔上划着刀。
    她没敢看向驾驶座的方向,现实和梦境之间的界线被相同的气味抹去,她生怕看到巫时迁时会再次陷入幻想里。
    一瞬间,她觉得自己好糟糕。
    原本只存在于她夜梦里的那些旖旎暧昧,随着和巫时迁接触得越多,如今都有了具象化的画面。
    *
    大排档这个时候已经是一桌难求,铺着好几层一次性塑料薄膜桌布的圆桌摆满了店门口的小空地,一张张廉价感的红色塑料凳子像飘在暗湖上的一盏盏莲花烛火。
    墙上攀爬着错综复雜的电线,尽头是时不时跳闪一下的白色灯管,单薄的乳白色光线把每个客人的头顶打得极亮,筷子在菜肴上落下残影。
    海鲜鱼缸旁围满了点菜的客人,苏曈手里拎着蛋糕盒跟在巫时迁身后,听着他用方言和一个满身大汗的中年男子交谈,可注意力总被开放式厨房里大厨颠锅时腾起至半空的炉火吸引了去。
    “麻烦你啦阿叔,挪张桌子给我嘛。”巫时迁给男子递了根烟。
    老板拎起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,接过香烟,喊住身旁一个服务生小弟:“你去仓库里搬张小桌子出来,摆去后门那边,带这组客人过去。”
    年轻男孩点了点头,对巫时迁说:“跟我来。”
    巫时迁替他翻译:“苏曈,你跟他先过去。对了,除了海瓜子,你还有什么要吃的?”
    “巫老师你安排就好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先过去吧。”
    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,巫时迁叹了口气,回过身,摸出打火机给老板点上烟。
    “好久没见你来了啊,今晚吃什么?”老板叼着烟,拿起记菜单龙飞凤舞写上桌号和人数。
    “今晚的薄壳肥吗?”巫时迁给自己点了一根,没看琳琅满目的鱼缸和贴在墙上蒙了层油烟的菜谱。
    “肥!这个时候的能不肥吗?”
    “炒薄壳,焯鹅肠,嗯……要小象和虾……”
    “小象粉丝蒸?虾白灼?”老板写得极快,基本上巫时迁还没说完他就记上了。
    “对,然后炒个青菜和素粿,油都不要下太多了,鹅肠的肥膏也去掉……再要个膏烧番薯芋。”
    “好好好。生腌的今晚不吃啊?”
    “我问问。”巫时迁按开微信,给苏曈打了个电话。
    “……对,生腌的你能吃吗?……好。”巫时迁挂了电话后,跟老板点点头:“再加一只腌蟹。”
    老板记上后,意味不明地看了巫时迁一眼:“今晚难得还有腌蚝,要不要啊?晚上可以虎虎生威哦。”
    巫时迁听着老板隐晦的黄腔,一失神,竟呛了口烟。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朋友家的孩子。”他扬了扬手,往外走了几步,“就这些,咳咳、记得别太油了啊。”
    “知啦。”
    巫时迁站在街灯下把剩余的烟抽完,他抬头看那些扑着灯火的飞虫,思绪难得的凌乱破碎。
    鞋底碾灭带着微弱火星的烟头,他用力拍了拍自己毛毛刺刺的后脑勺。
    想把刚刚在车里听到的那几声软糯甜滑的“巫老师”,拍出脑袋。
    ————作者的废话————
    简单解释一下老巫点的菜:
    炒薄壳:炒海瓜子
    焯鹅肠:我们这边的写法是“火足”鹅肠,打不出的字,意思大约等于“涮”
    小象:小象鼻蚌
    素粿:不放肉的炒粿条
    腌蟹:生腌膏蟹
    不说了,我饿了(手动再见